2018年2月8日


晴報

明晚大結局的劇集《平安谷之詭谷傳說》,可說是蘇玉華「暫別」無綫之作,往後她希望探索自己醉心的劇場,同時爭取更大空間、更多可能性。整個訪問中,她說得最多是自由和空間,「目前仍很享受表演,所以想試其他平台、做其他性質的節目。」

蘇玉華在《平安谷》飾演二奶奶宋鳴鳳,阿蘇透露這角色有個好結局,「她真的改變了一些事情!」阿蘇以舞台劇演員身份參與TVB劇集演出,不知不覺超過20年,作為不愛重複、喜歡新嘗試和挑戰自己的演員,她指今次的角色的確帶來很大滿足感。

「這個人是行動派,主動又主導,不是等做反應的,演來就有得玩了。」她又指今次有別於之前在TVB演過的角色︰「演時需要很大幅度,她可以卑躬屈膝、任勞任怨,但不要踩入她的底綫,她會反擊,甚至會打人、咬人。這個女人好似一隻獅子,尤其保護女兒的時候。」

對她,最深刻是劇中愛情綫,「嫁給這老公(劉江飾)是為了生活,但重遇初戀情人(張達倫飾)是愛情,二人又忐忑又纏綿,相約私奔但事敗,她被公審時,不認不認還須認,好勇敢!」這部劇之後,阿蘇與TVB未有續新約,但不排除再有合作機會,會視乎劇本與角色,所以可視為暫別。

想改變劇場生態

劇集講女人爭取自由和尊嚴,至於現實中的阿蘇則想改變本地劇場生態。「我會參加遊行、六四晚會,但礙於性格,我不會太激烈,只希望以身作則去影響人,令人認同。我最主動做的是劇場界的事,去年和(男友)潘燦良、演藝學院師兄張志偉成立Project Roundabout,它甚至不是一個劇團,是個三年計劃,會演三齣舞台劇,從中實踐我們的理念。」



Booking.com

除了挑選好劇本、再配搭合適的導演、演員外,她和男友、師兄想做的是改變劇場現有生態︰「我們想公平對待每個崗位,人人都專業、要收取應得的酬勞,不能再忍受拍膊頭、圍威喂等情況!我們想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慢慢地、身體力行,希望起到潛移默化作用。」

她坦言一向只做演員,創立劇場計劃後,她要兼顧更多,令她感到既陌生又開心,「去年的演出反應很好,已定了今年六月Re-run的檔期,我們很欣慰,不單單因為掌聲和讚美,而是我們集結了一些力量、有力地呈現,亦有人看到。要純粹地做一台戲不是易事,我們沒有funding、贊助、拿政府錢,完全獨立運作,原來是行得通的。

一年一劇被縛住

此外,阿蘇也透露不再跟TVB續約的主因。「想做些沒有做過的事,哪怕是失敗,但起碼試過。之前好自由,和TVB一年一部劇,但那種唔fair係,我不能和其他平台合作。只因拍了它一個劇,卻沒有了其他空間。」

阿蘇又表示︰「最想做一些社會性強的東西,讓觀眾看到香港社會,發掘一些被忽略的角落、關注不同社群;香港有很多有趣的人和事,而我對人最有興趣。希望做多些與人有關的事。」她說香港人太辛苦,工作忙,又常被「樓」所困,忘了去發掘我們的城市,她希望大家多欣賞身邊人和事,令生活更豐盛、更快樂。

明晚大結局中,鳴鳳與一班「抗暴聯盟」婦女成員齊齊用鐵槌把女誡碑打碎。

昨晚的《平安谷》中,蘇玉華飾演的鳴鳳與女兒小璇在祠堂被困大火中,幸獲前男友天佑相助脫險。

《平安谷》以男尊女卑封建思想下,被欺凌女子暗中結盟進行反抗為骨幹,引來觀眾很大回響。

Project Roundabout首年度劇目《謊言》,將於六月以原班人馬重演。

 



Book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