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7日

大公報

香港著名實力派演員蘇玉華,多年來在舞台劇界及電視圈演出無數,演技有目共睹,但她卻無意效法一些前輩如鍾景輝、羅冠蘭等走入校園教書,因她覺得每個人都應該做自己的專長,這才會事半功倍,一旦錯配就會亂曬檔,所以教書應留給其他有能之士去做。她只會專心演好她的戲,編劇、導演也不會做,因為能夠做好自己那範疇,已經很好了。

舞台劇出身的蘇玉華(阿蘇),因為表現出色而被無綫羅致,不過為了專注演舞台劇,她于○九年約滿後選擇離巢,但一二年重返無綫,到去年十一月約滿,她再度離巢。對於再度離開無綫,阿蘇解釋因想有多些自由,可以跟不同的平台合作,並説:“公司也知道我是一個崇尚自由,喜歡新嘗試,有冒險精神的人,自己亦覺得是時候去認識以及學習多些東西。雖然我原本都是部頭合約,已經很自由,但仍想再自由些,哈哈!(是否近年無綫劇集經常被彈,你也無心戀戰?)其實我轉簽部頭約都是這個原因,因為可以揀劇本,如果有好劇本,我不介意大家再合作。(不同的平台是否包括返內地發展?)我不排除任何可能性。(已有工作在手?)沒有呀。只不過我想找一種更加屬於我自己的生活方式,我真的崇尚自由,不喜歡被困被綁,我是free(自由)的,所以好樂意與任何人合作。”

愛嘗新離巢無綫

提到她的好友謝君豪在內地發展順利,近作《那年花開月正圓》更是叫好叫座,問阿蘇可會羨慕?她説:“還是剛才那一句,我好樂意與任何平台以及任何人合作,只要是有質素的。好質素最重要,因為我是一個受過訓練的演員,對自己會有要求,我希望自己做出來的作品會有一個quality(質量),對得住老師、對得住自己、對得住觀眾,所以現在更加是時候去嘗試多些不同的事物,去做一些好質素的作品出來,並非只是困在一個地方。”

近年的香港電影以及劇集質素不如前,尤其是電視流失了很多觀眾,有人認為是因為演員青黃不接,電視台要力捧新人,但他們多數是從選美或比賽出身,沒有演藝根底,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演什麼。對此,阿蘇直言不認同這講法,説:“因為一個戲的成功,好大部分是因為製作人的眼光。如果製作人好眼光找到一個好劇本,又找到適合的演員去做裏面的角色,這個戲已成功了一半,但如果劇本不濟,就算找到一個識飛的演員都無補於事,所以不能只怪演員。問題是,你給了一個怎樣的劇本讓他們去演?尤其是電視,演員的主導性好低,極其量是演好角色,再叻些是與對手夾得好好,再厲害些是可以改少少劇本,如此而已,因為整個製作都是掌握在監製以及導演手上。”

講到新人,最近播出的劇集《平安谷之詭谷傳説》,阿蘇似是要帶着一班新人演出,但她説:“千萬不要這樣説,其實那些角色都好適合她們,還有劉老師(劉江)哩!還有好多老戲骨㗎!”阿蘇表示劇中有好些角色,如入世未深的、被人欺負的,起用的演員都好適合該角色,例如由陳凱琳飾演一個留學回國的女子,大家都沒異議;又説:“我覺得今次的監製已成功了一半,因他很懂得去找合適的演員去演適合的角色,千萬不要錯配。現在很多時候就是因為錯配,有些人還未成氣候,就被夾硬推去擔重戲,唔得囉!觀眾就會走㗎喇!也累死個演員!”

期望與高手合作

至於《平》劇有許多女新人,作為前輩的阿蘇可有覺得誰人有潛質?她説:“今次個個妹妹仔都好努力,亦好辛苦,因為真的要捱更抵夜,但我與朱晨麗的對手戲比較多,她的戲分好搶,我們之間有很多戲劇性的東西她都發揮到。至於龔嘉欣最擅長哭,所以做楚楚可憐的角色也適合。”阿蘇又説:“我是第一次與朱晨麗合作,拍完後她説多謝我帶動她的戲,我叫她不要這樣説,因為演戲是互動的,我畀戲你,你都要畀戲我,才可以成事,能夠互動交流是最好看的。如果我對住木頭公仔演戲,就算我做到曉飛都沒用。不過,這個戲是過癮的,裏面真的有很多互動及交流,我本人就覺得很好看。”

問阿蘇可會演而優則導?她坦言做導演很不容易,做一個好演員也不容易,並説:“在我心目中,一個好演員是要有彈性及能力去揣摩不同的角色,能夠揮灑自如,甚至可以在不同媒體,無論舞台、電視及電影,都一樣有能力去表演,而不是隻化個靚粧出來講對白就算。二十年前,我已講過希望自己成為一個三棲的演員,二十年後我做到了,但天大地大,有好多叻人以及好的製作,我希望未來有更大的自由度可與不同的人合作,待二十年後又可以見證自己的承諾兑現了。人生苦短,當你覺得好想做就去做,去把握啦,雖然未來是未知數,但起碼這一刻,我想過一個自己選擇的人生。”她透露,去年與男友潘燦良以及另一個同學成立了一個團體,但不是劇團,目的是希望在三年內做三個project(項目),即每年發動搞一個舞台劇,而去年他們的頭炮《謊言》非常成功,所以今年會重演。問她是否轉型做製作人?阿蘇説:“不是。我仍是一個演員,製作那部分還有其他人配合,但起碼我們三個腦袋可以成功傾到一些東西出來,又吸引到觀眾入場,所以我不想停留,好想向前行,好想自己進步。雖然我已一把年紀,但好慶幸自己仍有這種想法,心態就像剛畢業的年輕人,覺得自己好年輕,可以做很多事情。”

 



Booking.com

 

講到去年的頭炮項目,阿蘇除了有份物色劇本,還幫手找演員、租場地、找合作伙伴、幕後工作人員等。她説:“所有事都是我們三個一手一腳令它們出現,所以有好大滿足感,而且我們沒有贊助,單靠票房,幸好賣個滿堂紅,但入座率不是百分百,是103%,為何會多了3%?因為一些座位如輪椅位原本不賣票,但因為太多人想看,就算講明位置不好,他們都樂意買票。”雖然做幕後有滿足感,但阿蘇對演出仍樂此不疲,説:“每個人都應該認清自己的能力以及強項,如果你用心把強項做好,就可以做到最叻那一個,這已經很不簡單了,所以不需要多心。每個人各有專長,有人專長導演,有人專長演戲,有人專長編劇。如果我們三人走在一起一定有好嘢,因為我們都在做自己的專長,所以我不需要做導演,更加不用做編劇,因為兩者都不是我的專長。”

拍拖20年不思嫁

那麼阿蘇可會去教戲劇課程?她説:“我不喜歡教,自己比較喜歡分享。正如剛才所講要做你最專長的事,而且教書不可以隨便走入課室教,是需要有一套系統去教,要總結好多嘢才可以教人,一旦錯配就會搞亂檔,所以還是留給最叻教書的人去教。”她重申要認清自己的能力,然後做好你那範疇,這已經好好了。

阿蘇與男友潘燦良拍拖超過二十年,問到何時會再進一步?她打趣説:“日日都在進步喎!(踏入結婚階段?)為什麼一定要結婚呢?我真的不明白。(你是不婚主義者嗎?)不是。我是認同結婚制度的,但不代表每個人都要結婚,最重要的是你和另一半找到適合你們兩個的生活方式。我不認為每個人都要做同一樣事情,正如我不認為每一個人都要買樓一樣,找一種你覺得最舒服、最開心、最快樂、最自在的生活方式就夠了。”她又指雙方的父母都很開通,從沒給他們壓力。那麼,是否也不想生孩子?她説:“不生了,生來幹什麼?雖然女人都有母性,但不代表就要生孩子,玩人家的(孩子)就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