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李思捷首次自導自演賀歲電影《一家大哂》,論卡士一人當然未夠熱鬧,今次思捷幸運地請到狄龍大哥、元秋、蘇玉華幾位實力班底,合演一家人帶出歡樂給廣大觀眾。一家人日前喺尖沙咀接受傳媒訪問,思捷講解為何會有呢個題材構思,因為自己係八十年代人,屋企同枱食飯冇手機呢回事,當年的家庭樂與現今有異,仲話:「以前真係會攬住屋企人,依家會有距離,科技出現發達係好,但家庭緊密冇以前感覺,想憑套戲提示做返核心。」

喺銀幕上經常以江湖大佬姿態現身嘅龍哥其實都好幽默,思捷畀咗個花名龍哥,叫做「百厭道理龍」。思捷坦言喺眾多拍檔中邀請龍哥最艱難,要先過龍嫂嗰關,再過龍哥嗰關,龍哥話:「我驚佢搞笑整蠱我,佢喺螢幕上成日整蠱人,我話打聽清楚先啦。一個新導演有人肯投資俾佢已經過咗第一關,劇本又寫得豐富,最緊要可以同秋姐合作,七小福我全部合作過,唯獨秋姐冇,今次好夢成真,秋姐做我太太,仲係騎住我嗰隻,即係食住我。」

英雄片定喜劇吸引?龍哥話:「今次個機會好似搭順風車咁,我本身好鍾意睇戲,咩類型戲都睇,呢個劇本講一家人齊齊整整,同聲同氣,我地以前笑人結婚,有咩大事男人渣主意,小事女人管,點為之小事?問下老婆咪知囉,男人應該能屈能伸,依家學識咗『都是我的錯』(國語tone),一家人就和和氣氣,自己操心大意唔識女人感受,『都是我的錯』,咁就好開心成功維擊家庭咁多年,男人認低威就啱,我都會教個仔,女人為家庭嘅付出男人估計唔到。」龍哥呢個對答好溫馨浪漫之餘一定氹得龍嫂好開心,短短幾句言談己經好好揮有趣一面,龍哥戲中仲會將語言天份大派用場,包括講法文、英文、普通話。

思捷首次自導自演好興奮,仲話憑佢電視台多年訓練,做足功課難度唔算好大,除咗秋姐、龍哥、阿蘇之外,仲有羅家英同林敏驄呢啲搞笑能手,思捷話:「阿驄真係娛樂圈最煩友,佢角色做我哥哥,每次叫埋位佢就擔住枝煙,叫佢擺扺枝煙,佢又話見唔到。」似乎好唔俾面現場前輩,問到龍哥會唔會想教訓阿驄?龍哥話:「我好欣賞佢首《愛在深秋》寫得咁好,好有才華嘅年輕人,唔算難頂,佢個人好似舊雲咁儲緊嘢。」

阿蘇好欣賞今時今日拍戲竟然有圍讀,多得思捷引領專業,思捷話:「圍讀要做,令大家熟識,又可以冇咁陌生。」龍哥話:「成個電影製作最怕資源錯配,錯配就變廢物,廢物利用又變資源,今次咪將我廢物利用咗,佢本身有才華,李翰祥導演同我講過,人生三大樂事,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得英才而作育之,今次睇咗劇本,年輕人有機會,我地應該喺旁邊拍手支持,我覺得你係一個高明導演,因為你為觀眾帶嚟歡樂。」電影有笑有淚,秋姐有場戲係會感人爆喊,啲情感戲嚟到就即流淚,秋姐話:「睇你自己內心諗咩,一啲都唔難,要我做喜劇仲難,引人笑難過喊。」

 

李思捷執導筒抗衡手機文化

大公報

科技越進步,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好像變得越疏離。一家人同枱食飯,各自都拿着手機做“低頭族”,以往全家人熱鬧地邊食飯邊聊天的場面,越來越少。李思捷就因為這個現象,自導自演一套以家庭温情為核心的喜劇《一家大曬》,希望觀眾看完之後有所反思,重拾家庭樂。拍喜劇製造笑料當然難不倒李思捷,反而最大難度是,邀請一班演員包括狄龍、蘇玉華、元秋等答應參與拍攝自己的導演處男作。/大公報記者 温穎芝 文、圖

尚有一個月,農曆新年便到來,每年農曆年的賀歲檔期,都有不少電影爭相上畫,當中不乏閤家歡喜劇。今年未到農曆檔期,李思捷執導的電影《一家大曬》便先上映,為觀眾做熱身。這次亦是李思捷首次自導自演,早前他偕同戲中幾位主角包括狄龍(龍哥)、元秋(秋姐)、蘇玉華(阿蘇)接受訪問,大談今次合作的感受及點滴。

演員圍讀 促進感情

首次自導自演,思捷表示其實難度不大,只要做足功課就可以了。他説:“我以前畫漫畫,所以會畫storyboard(故事畫板),加上在電視圈這麼多年的訓練,都會知自己想要什麼。演方面亦好清楚,我會在家中不停練習,做足準備。”再者,他會跟演員一起圍讀,讓大家熟了角色,關係又熟絡了,埋位時兩三take已可以完成,拍攝得好順利。

思捷表示,最大難度反而是要邀請幾位好演員參與拍攝,首先要有一個好劇本,感動到他們。他記得當初致電給阿蘇,邀請對方參與這部戲的拍攝時,阿蘇第一個反應是:“咪住先,咩料先。”思捷跟阿蘇相識了十六年,當年大家一齊拍攝旅遊特輯,並扮演夫妻,特輯講他第一次見外父胡楓。相隔十幾年,今次二人終再合作。思捷説:“阿蘇是一個best actress(最佳女演員),她演什麼都可以。我都知專業演員最重要的是看劇本,幸好最終劇本都感動到她。”而邀請龍哥,就先要過龍嫂那一關。龍哥笑説:“因為思捷經常在節目裏整蠱人,所以都要先搞清楚。我覺得一個新導演,有人肯打本給他拍戲,其實他已過了第一關,跟住就靠劇本,我亦好開心今次可以跟元秋合作。‘七小福’其他成員我全部合作過,就只差元秋一個,今次好夢成真,還跟她演夫妻。”

龍哥以往演英雄片多,今次思捷想到邀請他拍喜劇,是因為早前龍哥曾為他的talk騷做嘉賓,接受過他訪問。思捷發現原來龍哥都有調皮百厭的一面,是百厭的“道理龍”,今次希望讓觀眾看到他百厭的一面,相信大家會有新鮮感。

至於秋姐,思捷同樣相識多年,而且感情很好。他笑説:“我邀請秋姐演出,她就歪歪嘴的問:‘有沒戲做先?’我告訴她當然有戲做啦,是女主角。秋姐很好,爽快答應。”其他演員,思捷亦落足嘴頭,好像錢小豪、羅家英以及林敏驄。他指小豪哥雖然是武打明星,但其實他早年拍攝《殭屍》電影系列時,已很有喜劇的節奏;家英哥就是戲中的神來之筆,會突然走出來,帶出好爆笑的效果。而林敏驄就是娛樂圈公認最“麻煩”的人。

思捷表示找林敏驄(阿驄)演出,就是因為角色正正是一個超級“麻煩友”,戲中阿驄演他的麻煩大哥,亦是龍哥的大兒子。思捷笑説:“埋位時,阿驄會自己一個走到老遠來回踱步、吸菸,催他來埋位,他仍然拿住支菸,又表示機位看不到(他拿煙)。但拍出來的效果又好好,我就是要他演一個麻煩人。”龍哥跟阿驄做對手戲,會否忍不住向對方訓話呢?他笑説:“我好欣賞阿驄寫《愛在深秋》的歌詞,寫得好好。他這樣(麻煩)都是因為投入角色,其實是很有才華的年輕人。雖然平時阿驄像一嚿雲一樣行來行去,但其實他有他的想法。”阿蘇亦大讚林敏驄有好sweet(可愛)的一面,他會專程駕車去買一些他覺得美味的飯盒回來慰勞大家,大家合作得好開心。

喜劇包裝 家庭為經

思捷表示這部電影用喜劇去包裝,所有演員都會爆發喜劇細胞,但其實電影的核心是講家庭。他説:“我是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成長的人,以前跟父母一齊食飯,沒有手機,那種家庭樂跟現在的不同。現在人與人之間變得有距離,因為科技的出現,不是説科技不好,只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得沒以前那麼close(親密),所以好想透過這部戲提示一下大家,除了高科技,還可以有以前跟家人close的感覺。”

阿蘇最開心的是這部戲有演員圍讀,她説:“我好感動。自己演舞台劇,就一定會圍讀好多次才排練;拍電視劇不會有,當日開工有劇本已好好;拍電影都有圍讀,我意想不到,而且是圍讀了兩次,大家可以傾下有什麼問題,可以提出改善才去拍。這點好重要,可以讓所有演員先對部戲有最基本的理解,自己再去研究角色、人物關係。正式開工時,演出方面還有機會再提升,加些笑料,令內容更精彩。這點要贊思捷,不是好多導演會這樣做。很多港產片都是到現場就拍攝,很多即興的東西,不像荷里活、韓國的製作,像五十四集韓劇《大長今》,他們真的會去圍讀完五十四集才拍。”

思捷首次自導自演,經過今次經驗,問到喜歡導還是演多一點呢?他笑言其實兩者都喜歡,但今次執導會興奮多些,因為很少機會做導演這個崗位,但他本身亦愛演喜劇,從小便看喜劇長大;拍攝時,自己未必會笑出來,但都會有信心觀眾會笑。龍哥亦很少拍喜劇,此時他又發揮“道理龍”本色,説:“電影製作最怕資源錯配,這會產生廢物,但廢物利用又可變回資源。思捷是很有才華的,李瀚祥導演講過,人生有三大樂事: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得英才而作育之。我今次看了這個劇本,思捷第一次做導演,難得年輕人有這樣的機會,我們在旁邊應拍手支持。他是一位高明的導演。”思捷亦大讚秋姐的氣場好厲害,有兩場戲説喊便喊,秋姐笑説:“睇自己內心想什麼,其實拍喊戲一點也不難,要我做喜劇引人笑更難。”

至於拍慣英雄片的龍哥,問他喜歡拍喜劇還是拍英雄片多些呢?龍哥表示這次拍攝就像搭順風車,要跟幾位演員互相碰撞才有成果。他本身喜歡看電影,什麼類型的電影也會看,但這部戲有個初心,就是想一家人齊齊整整、同聲同氣。他説:“以前有朋友結婚(我)就會跟他講,男人管大事,小事由女人管,但何謂大小事就要問老婆,哈哈!我都學習了,現在常向太太唱《都是我的錯》,有時自己會粗心大意不懂女人感受,現在成功維繫了婚姻這麼多年,我都好開心。自己亦會教兒子,女人為家庭付出了好多心思。”

思捷又爆龍哥在戲中要講英文、法文對白,龍哥即表示,以前是學過幾句外語用作交際應酬;又幽默地説:“學了説分手,點知好鬼長,講來講去都未完,就分不到,真是多鬼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