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0日

 

演活舊社會犧牲品 蘇玉華不求平等只求平權

阿蘇:「要爭取的不是男女平等,而是平權。」

蘇玉華於無綫的離巢作《平安谷之詭谷傳說》正在熱播,她於戲中飾演宋鳴鳳一角是劉江的「二太太」,而且是個帶着「拖油瓶」的妾侍。

劇集發生於民初時代,在男權當道、男女極不平等的社會中,已婚且育有一名女兒的女人地位非常卑微,阿蘇指:「宋鳴鳳唯一可以做嘅就係服從老爺俾我嘅吩咐,所以你可以話我係呢個屋企嘅大當家,但其實所做嘅事都係聽從老爺說話去做。」

宋鳴鳳表面上是個會壓榨村民的壞人,但劇情發展下去,觀眾會發現她其實也是受壓迫的一位:「佢都係生活得唔開心嘅嗰個,都係被唔公平對待嘅一個。佢過緊一種自己唔認同嘅生活,但其實也非常無奈。因為佢希望可以喺呢個屋企生存到,也為佢個女舖好後路。」阿蘇指宋鳴鳳知道自己的命途堪坷、日子難捱,因而不希望女兒步其後塵。

「我係一個時代女性,佢係舊社會嘅一個犧牲品。」這就是蘇玉華和宋鳴鳳最大的分別。對阿蘇而言,宋鳴鳳是一個既能幹、又八面玲瓏、且懂得處理任何事情的女人。她又指,宋鳴鳳會慢慢意識到村落有其他女子同樣受到欺壓,而這群女子走在一起便形成了一股力量,會一起向對壓逼她們的男人作出反抗。劇中角色面對壓逼會奮起反抗,而現實中的阿蘇對自由也有同樣的渴望,她表示自己向來也會為未來的幸福而努力,爭取更多自由。

戲內戲外的阿蘇對於公平也同樣執著,劇集以男尊女卑的故事為主軸,問到阿蘇如何看男女平等時,她認為「男女平等」與「男女平權」是兩碼子的事。她指男性和女性本身是兩種不同的生物,天性根本已經不一樣、不平等,男人能做一些女人做不到的事情,這不止與能力有關,而且是由本身的天性、力量和細心程度所致,彼此的崗位自然不相同。阿蘇謂:「要去爭取嘅唔係男女平等,而係佢地嘅權利要係平等,即係平權。」由於男女自身的天性本身就已經不平等,因此她認為不應強求男女平等,只要雙方都盡自己最大能力去做便可,強調要爭取的是平權。

 


Booking.com


 
2018年01月21日

反對為買樓犧牲生活 蘇玉華:社會非常不健康

人生苦短!究竟應儲錢買樓還是享受生活?蘇玉華就有一番見解。

實力派演員蘇玉華從事演藝行業接近30年,她接受本網專訪時,指很心痛現今社會現象不健康,皆因不少人為了買一個蝸居,甘願犧牲多姿多采的生活。

入行快將30年,在舞台劇、電視和電影三棲都發展順利的阿蘇直言自己的人生已經算是過得不錯,若想過得更圓滿,便需要於靈性或精神上有更多探索。對她而言,人生中最值得爭取的是自由,過一個自己選擇的人生,擁有屬於自己的生活:「我哋應該去做自己鍾意做嘅嘢,應該做一啲令到我哋快樂嘅嘢。我地工作之餘應該有個平衡點,會有享樂嘅時候。」

人生苦短,有人追求有車有樓的「豐盛人生」,有人不顧一切追逐夢想,亦有人渴望歸隱田園過簡樸生活,然而在香港這個商業社會中,物質生活對大部分人來說就是一切。不少人窮一生精力辛苦工作,為的就是做「樓奴」,得到一個所謂的「家」。阿蘇對此現象不感認同,她謂:「因為大家只係搏命做嘢,就為咗一樣嘢──買樓。我覺得已經係一個非常唔健康嘅社會,我唔希望香港只係咁單一,我哋仲有好多嘢,每個人都應該有個好健康好快樂生活嘅地方,多過只係為咗層樓而犧牲咗我哋嘅生活。」

虐兒、殺害家人等悲劇偶有發生,阿蘇每次看見這些新聞都感到很「心噏」,會反思為何這個社會有這麼多慘案。她相信事件與社會、政策及香港的生活條件有關,令事件中的主角面對很多困難,最終走上絕路,她說:「或者我哋嘅教育唔夠完善,社會有好多問題存在,令我哋已經唔能夠好好咁照顧自己或家人。」

談到如何以自身力量影響身邊人時,作為「行動派」的阿蘇謂自己不喜歡口號式的呼籲,反而想以身作則,希望通過自己的能力或努力去展示出來,藉著自己的舉動影響身邊人對某些事情的看法。她說:「反而潛移默化或以身作則對我嚟講,係更加貼合我嘅性格或做事作風。」

有人說過「做人難,做香港人更難」,作為一個香港人,阿蘇慨嘆:「改變世界係好難,改變香港也不容易。我諗首先係好好對待自己先,其次係好好對待屋企人。當一個人咁去諗同做,到十個人咁去諗和做,再擴展到每個人。好多人、家庭就會變得好,咁就會變成一個比較適合人居住嘅城市,也變成一個比較好嘅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