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1日


【三角志】

Michael戀上好友的太太,這一段已有六個月的婚外情,讓他沾沾自喜,以為能夠用一個又一個的謊言瞞騙所有人,老婆不會發現,老友也不會懷疑,直至……好友太太開始受不了,決定向老公坦白一切;同時,老友又向他太太傾訴,感覺到自己伴侶有了外遇……

雖然人總對愛情和情侶關係充滿美好而單純的幻想,也要求對方百分百忠誠,但事實上又有多少人百分百做得到?會否為了保持關係,不斷互耍手段,巧言令色,甚至肆無忌憚在愛侶面前不斷說謊話?而這些謊話到底是為保護對方?還只是為滿足自己的慾望?在文化和道德觀念保守的社會中,人只會用二元法去判斷,但偏偏法國人就不是這樣看待,受人敬仰的法蘭西思想之父伏爾泰曾這樣說:「如果謊言是令對方好過的話,我們就盡情去講吧!」

都是伏爾泰的錯?

這正是法國當今炙手可熱的青年劇作家Florian Zeller在其成名作《La Vérité》(即真相)的首句對白。由潘燦良與蘇玉華,聯同劇場監製張志偉策動的Project Roundabout,將之翻譯為《謊言》帶給香港觀眾。Florian不單是香港劇場觀眾熟識的Yasmina Reza以外另一位打入倫敦西區與紐約百老匯的法國編劇,於2014年更以另一劇本《父親》(Le Père)獲得法國莫里哀戲劇獎最佳劇本,他更被美國New York Time形容為一位劇場界的明日之星。

張志偉去年在倫敦西區觀賞這劇時,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劇本娛樂性很豐富,結構錯綜又帶點瘋狂」,隨後向潘燦良提到時,他也認為很適合帶來香港。與Yasmina Reza一樣,Florian Zeller筆風詼諧卻又打破傳統、激發思想和討論,令人耳目一新,而與前者相比,其劇本更輕巧靈活,深入各種人與人之間、直搗親情友情的情感內核的種種瓜葛。

劇中飾演男主角妻子Lauren的黃哲希形容劇作發生的事很貼近生活,也拜服劇作家洞察人性的細心,「其實這是一部喜劇,四個人內裡都有種歇斯底里,但這種喜劇又不只是單純的胡鬧,所以要放低很多舊有的演戲習慣,而導演李鎮洲其中一個要求是對白要說得很快,有時快得就像急口令,角色好像無需經任何思考,但又要很自然地說出來。」

飾演好友Paul的陳永泉笑言一直恨做喜劇,誰知今次也要用正劇的方法演出,不過他對這個劇本最深刻的是它所承載的主題,「劇作原稱為《真相》,這次演出改稱為《謊言》,這種落差已很有趣。雖然劇本講的是愛情關係,但謊言和真相,不正是香港面對的問題嗎?你看看我們的政府,講大話也不用負責任的;社會的人際關係也比以前變得更為複雜了。我相信觀眾入場可以看到不單只情感上的東西,這有一些關乎人性的探索。」

負責執導的李鎮洲就非常有自信地說執導此劇沒有難度:「因為他已經寫的很好,我的責任只需將劇本的東西表現出來。」李鎮洲指理解法國人對婚外情的看法跟我們迥異,並欣賞劇作者抱持的開放態度,接納包容角色的缺失,這樣觀眾才放下戒心,「因為當你在笑舞台上的角色時,劇作家總是暗暗提醒觀眾,舞台上的角色可能就是你們。」

Project Roundabout其實是……

「劇本吸引我們的地方,正是到最後,每個人也不能總結那些角色究竟講真話還是大話,有趣又弔詭。」戲中兩位主角潘燦良與蘇玉華稱道。

《謊言》是Project Roundabout首個項目,也是二人多年來一件想做的事,過去二人與不同劇團合作,到今年決定聯同好友張志偉自組這個團體,除了帶優質劇作來香港,亦想有一個較為合理的製作時間,特別是針對香港現時的劇場環境。潘燦良強調這不是一個劇團,「所以我們應該稱為發起人吧?這個團體沒有藝術總監等身份。當見到身邊朋友花太多時間在行政工作上時,我們就想有一個空間,志趣相投的劇場人可以一同合作,也從中重新整理和深入鑽研劇場。Project Roundabout希望只靠票房也能持續地發展,看看在這樣的框架下,可以做出怎樣的作品。」

蘇玉華過去一直只是演員身份,今次作為發起人,也可稱得上了解更多香港的劇場狀況,在統籌《謊言》期間,很多事都要親力親為,「我們發現有好多東西要重新學習,演員一向是演好角色就可以了,但今次,就究竟要在哪裡放宣傳品呢,票價要定在哪個價錢呢?角色身份不同了,理解劇場這件事,也多了一個理解和認識。」

Project Roundabout日後還會有工作坊,大師班等活動,同時正計劃著第二,三年的演出作品,三年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他們有沒有什麼目標想達成?「整個項目為期三年,我們也一直在問究竟有什麼想達成,也不可能想到可以改變現時的環境?首先還是製作出不一樣、有趣的劇場作品吧。」潘燦良,蘇玉華以及張志偉不約而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