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magazine

本周戲劇界最大話題,一定是香港話劇團的開季作《塵上不囂》。

久休復出的張達明編劇兼執導,邀得好友蘇玉華擔綱,飾演情色小說作家。

女作家事業,家庭皆稱意,還有教授情人左右逢源。

她甚麼都有了,卻因為不可預知的理由,踏上了出家之路。

而出家還不是她的終極目標,她有比出家更徹底的捨身之道。

戲正在上演,結局不便透露。但蘇玉華說:「演戲多年也沒有遇過這樣的角色。」情色女作家,自《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後,是能登大雅之堂的書市熱話。而關於情色和宗教,中國作家馮唐的暢銷書《不二》致力揮霍荷爾蒙。《塵上不囂》讓女主角當情色作家所為何事?「情色小說作家只是一個背景,展現她是一個忠於自己的角色。愈了解這個角色愈覺得她有自己的道理。有人覺得她是神經錯亂,不是,她很清楚自己在做甚麼。她最後的選擇,是一個藝術性的選擇。」

佛教,對肉身的看法

一個人可以直面自己的慾望,能否直面自己的死亡?這個問題或者該問編劇兼導演的張達明,這幾年經歷了離婚、患病等人生巨變,痊愈,回來,將歷練沉澱成《塵上不囂》,令蘇玉華,以及香港話劇團藝術總監陳敢權眼前一亮。

蘇玉華說:「這個戲令我重新去認識張達明,當初以為個戲是探討生與死,或者安樂死,其實不是這樣。達Ming經歷了大病,病好了,有很多方面又和以前不同了。這些變化令他思考很多。」接到劇本之後,蘇玉華和其他演員都不斷和導演討論,因為角色有很多層次可以挖掘,「患重病,如果不想最後受很大痛苦,其實有很多方法自我了結。女主角思考的卻不是安樂死,而是她希望漂亮地離開這個世界。最後她的選擇,是驚人的,而且是出自佛教。」

生死,能否自決?

關於死亡的各種考量,在鬼門關打過白鴿轉的人,比我們都懂得。「自殺,或者是安樂死,唔應該當做禁忌,而是值得大家給予討論空間。達Ming肯是經過這些,亦思考過這些。人到底能否掌控自己的死亡?」

蘇玉華坦言:「戲上演後,可能會引來很多討論,例如:她是不是一定要這樣做?她的做法是法律允許的嗎?偏偏,劇場不是一個講求邏輯的地方,而是一個啟動思考的場地,令到表演的和欣賞的人發生撞擊,才是劇場存在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