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5日


Milk Magazine

單是張達明跟蘇玉華二人之名,事實上不用理會甚麼內容,便足以入場支持。今回他寫她演,透過挑戰社會劃下的道德底線,探究生命本質。訪問當天,見二人說過創作概念談過角色心態以後,便捉緊每個停下來的分秒認真研究文本邏輯情節,不禁心生敬意。

不時於劇場內見到達明的蹤影,可是他已有許久沒踏過上舞台。準確來說,是無論幕前的演出或是幕後的編劇跟執導均已有好一段時間沒跟他扯上關係。「導演的話,大概相隔十三年了;至於編劇,則有八年:演出相距近一點,是2011年。」他所指的那一年,是跟白只同台出演喜劇《花心大丈夫2》。過往幾年間不少劇團也邀他參與製作,可達明卻一直自覺未準備好。最後,《塵上不囂》成了他復出之作,兼任編劇及導演兩個身份:「兩年前香港話劇團便找我洽談,因此劇為慶祝其四十周年的頭炮演出,來得尤其重要。」塵上不囂,是達明自己創作的四字。「這是「甚囂塵上」的反義詞,是塵世上有些事不需過問亦不需討論。」他先後憑《客鄉途情遠》、《旋轉270°》、《亞DUM一家看海的日子》等作品獲獎,這叫人更為期待是次文本。

二人為香港演藝學院的師兄妹,曾先後於電影及舞台合作演出,可是阿蘇直言他們相識卻說不上熟絡:「這就是有趣的地方,故當他找我演出時,緣分到了!不過,當然要先看劇本。他很早便約我見面,談整個文本的意念及戲軌:可是我未能立時消化/想象得來,那個世界於我來說過於複雜深奧了。要知道我視每次演出為讓自己成長提升的過程,故並非會輕易答應出演。再者,這個角色是故事的骨幹人物,因此沒有把握演好的話我不會答允。此後,我們又再相約會面談談大家的看法,遂開始接近他筆下的世界。可是接過劇本後竟仍有很多不明之處,讓我開始再加多幾分力認真思考研究。」她直言做了不少功課,深入理解癌症、佛學及至情色小說的世界。

故事以阿蘇飾演的情色小說家周海蓉為主角,她在重病之後決定出家。這樣說來,難免會想起達明的自身經歷。「其實由早年談及中港兩地的文本至美國留學後寫的《長河之末》……過往我所寫的劇作(即使是實驗劇場)均由自身經驗出發,並非憑空幻想構思出來的。是次亦一樣,當中或多或少注入了近年來的重大感受。」不過患病非重點,病後的心態才是值得注目的地方。阿蘇如此理解周海蓉:「她不是循規蹈矩的辦公室女郎,亦非有道德規範的家庭主婦;反而讓自己投入情色小說的世界,讓婚姻以外有另一個男人。病後她認為人有主動權去掌握自己的生命,故選擇美麗的離開,她的想象及行為讓我著迷。」二人透露結局將會引起爭議,「劇場不正是讓人思考的場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