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7日


U magazine

2017年是香港話劇團成立的四十周年。2017-18劇季首部重頭戲《塵上不囂》,由張達明編劇及導演,由蘇玉華、高翰文、梁天尺、蔡頌思主演,於5月20日至6月4日假香港大會堂劇院上演。

《塵上不囂》是關於情色小說女作家周海蓉,突然想出家的故事。她的這個選擇,令她的丈夫、女兒、情人、以至讀者,有不同的反應:有人支持、有人阻止,大家都想知道她為何作此決定。就在大家互相拉鋸的過程中,周海蓉與家人的緊張關係、與情人複雜的感情糾葛、個人創作的內心掙扎、以至一個關乎生死的秘密,將會逐層逐層的暴露於觀眾眼前。

劇本可有 夫子自道?

距離對上一次既編且導的舞台劇作品《旋轉270°》,已經是十三四年前的事;上一齣替香港話劇團編劇的則是2009年的《美麗連擊》。也怪不得觀眾往往記得「達Ming」張達明是棟篤笑藝人、笑匠、演員,卻容易忘記他是舞台劇界的得獎編劇、導演。「以前在紅館演出,以娛樂觀眾為主,沒有那麼大的包袱。這次因為香港話劇團四十周年而當編劇、導演,則重要得多。我希望將多些自己有感覺的東西寫進去。」達Ming也笑言上次執導令他取得香港舞台劇獎的最佳導演,今次希望老拍檔兼女主角蘇玉華可以憑此劇取得女主角獎項,因為他花了一番心機說服她演出這個極具難度的角色。

「之所以要找蘇玉華演這個女主角,因為這角色在台上要很吸引,迷人;又要好戲,加上她要長時間在舞台上演出,所以一定要有資深舞台經驗的演繹才能勝任。」達Ming更在完成劇本之前與蘇多番討論劇情,才替劇本定案。

排練 尋找演出之路

除了蘇玉華,劇中男主角高翰文與張達明的合作也是駕輕就熟——他當過不少次張達明劇本中的男主角。「這個劇好得意,只看劇本你唔係好知發生緊咩事。因為台詞寫的,是一些較『深層』的東西,演員要慢慢發掘。」面對這個「沒有畫出腸」的劇本,高覺得也有好處,「反而通過演員一齊尋找答案,一齊參與劇本的創造,可以令成件事更豐富,演員也有更大的發揮空間。」訪問期間,各演員都視每次綵排過程為一次發現、以及創作。演員遇到劇本或演繹上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即時與張達明溝通,「可以同達Ming傾多啲,了解他筆下那個女角的心理狀態。我相信這個角色有很多東西從他而來,包括他如何經歷那個病、如何看佛學世界、如何看永生及死亡等。」這種演繹與導演的即場互動,令排戲經歷更珍貴。

張達明本身也是演員,那又會如何飾演導演這個角色呢?任由演員自由發揮,還是希望演員的演出盡量貼近自己的預期?「嗯……其實在casting(選角)時大概估量到演員的演出,他們的演繹只要跟返劇本的邏輯便可以,我相信經過排練,他們在台上的演出一定會比我想象中的更好。」

塵世喧鬧 愛是一場戰爭?

說到劇名《塵上不囂》,縱然有點「撓口」,但不難估到與「甚囂塵上」有關。成語出現在一本專門記錄戰爭的書籍,名為《左傳》,原本是形容戰爭時軍隊整裝待發,塵土飛揚,沸沸騰騰的狀態。為何選擇在這個成語上玩了一個twist來作劇名?原來編劇以「塵上」借代為塵世間,「『囂』即係喧嘩、嘈吵的意思。世人就着很多事情去討論,引起很多聲音。其實世上有好多嘢係唔駛去討論的。最緊要係,有『靜韻』啦。」世道人間,紛紛擾擾,問題的答案,可能還是要反求諸己。此劇的英文劇名是《Forever Silence》,會是劇中謎團的答案嗎?

張達明

為何將女主角設定為一位情色小說女作家?「想寫一個面對很多困難的人,如果人沒遇上困難係無須多作掩藏。這與我本身也有些關係吧,在娛樂圈工作,或者當我們身體有唔舒服,總怕別人的閒言閒語,要多作掩飾。」劇作家的創作又怎會與自己無關?舞台上重重的掩藏、謊言,猜忌等,台下觀眾看着時時而迷失,時而有路的演員走出迷宮。

高翰文

「我作為周海蓉的丈夫,會奇怪為何角色可以接受這樣的一個太太呢?這對夫妻的感情歷史,需要靠排戲時區尋找答案。」

梁天尺

「作為周的情人,我看到兩個角色都在玩『愛的遊戲』,各自對『愛』都加入一些規則、遊戲在裡面。同女主角有段分手戲,當中會互揭,大家究竟建立了一段怎樣的關係?」

蔡頌思

「劇中女兒跟媽媽的關係很特別,看似成日鬥氣,但其實好愛對方。唔會親口說I love u,但在字裡行間可以看到她們愛惜對方,只是沒說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