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8日


頭條日報

兩個人走在一起不容易,更何況是二十年,蘇玉華跟潘燦良的感情早已昇華,同居多年仍能相敬如賓,若不是舞台劇《狂揪夫妻》也看不到兩人互片鬥罵的情景,「我愛他的所有,包括他的缺點,他不浪漫,不懂下廚,沒甚驚喜,但我就是愛他,兩個人一起總會有頂撞和意見不合的時候,當頂唔順時就會諗『仲愛唔愛先?』這很重要,如果愛就繼續行落去!」蘇玉華說不會為一紙婚書而做場大龍鳳,「如果只為簽張紙(婚書),隨時都可以呀,但其實簽了又如何?世界會有何改變?對其他人來說又有何big deal?」看着自己女人說得如此灑脫,身旁的潘燦良亦笑着和應,「一切已ready,但未有plan。」就這樣互相交波,把婚事話題掃走,人夾人,看來就是這樣,正如潘先生話齋,「日日一齊返工一齊收工,對足24小時,如果夾唔到都幾辛苦。」採訪:彭燕燕 攝影:李權威

舞台劇《狂揪夫妻》去年公演叫好叫座,事隔短短四個月,再度公演,打正旗號來個二度勁揪版,只是黃秋生的老婆由吳君如換上蘇玉華,整個戲變得更有戲味,看着四個好戲之人在台上互片,火花四起,「這個戲就如一面鏡,照出你我身邊每個人。」蘇玉華這樣解說,的而且確,戲如人生,你我身邊總有些人為某些事偏激瘋狂,當大家還在討論吳君如版本夠抵死瘋狂的同時,你會發覺新版的戲味更入肉,「即使是同一角色,我和君如也會有不同理解吧,完全是兩碼子的事,這角色好豐富好有發揮,Veronica(戲中角色)表面好文明,但一觸及她底線,她便會變得好瘋狂,鍥而不捨去為自己討回公道,我跟角色的共通點是大家都好知自己要乜,對各方面的理解和認知都好清楚,唯一不同是,Veronica會強加自己的價值觀在別人身上,這其實令人好討厭。」

「勁揪版」更有共鳴

二度勁揪版中,潘燦良演得更放,「觀眾睇戲會有共鳴,上次效果爆笑,而今次會會心微笑,因為總有某些場景曾出現在你或你身邊人身上,我以前幾似Michael(黃秋生角色),凡事順其自然,如你需要我幫忙我會幫,但又非出自自己意願去做,但隨着人成長,內心的Alan(戲中角色)又慢慢走出來,Alan那套做法唔係唔尊重人,而係唔理人,人就係咁,可以有好多面,再演同一角色感覺可以不一樣,排戲時大家都換了好多不同角度去演。」莫說是醉心演戲的人這樣,就連我這等觀眾也覺得這次演出比上次更精采。

「仲愛唔愛先?」

說到生活,兩個人走在一起二十年,怎能日日相敬如賓?蘇玉華坦言兩個人總有意見不合時,但只要從心底去愛,再難的時刻都能走下去,「他是一個頂天立地的人,做人好誠懇冇雜念,我鍾意他夠思考型,即使說是缺點也會鍾意,因為那是他的一部份,或許他不夠浪漫、不懂下廚,我也會接受和尊重,包容他的所有,當你了解他的處事方式就會明白,當然有時他會過份仔細,說話沒完沒了,平時也會因一些瑣碎事頂撞,要爆就一齊爆,但又唔會好大鑊,記得阿燦曾講過一句說話我銘記於心,『仲愛唔愛先?』每次好大鑊時就會想起這句說話,講真,如果唔愛就咩都唔使講,如果愛就咩都唔重要,問別人之餘也可問問自己,我唔知他怎樣想,但我的感覺仲keep住好fresh。」聽着女友的相處自白,潘燦良急不及待附和,「我可以在她身上學到很多,比如思考方法,兩個人的思維總有不同,而她的想法總能發掘到新觀點,我比較安於現狀、做人簡簡單單,而她則敢於挑戰,當日拍劇(港視劇《來生不做香港人》)也是她從旁鼓勵,我是離開劇團後才決定拍劇,可惜香港拍電視劇幾困難,一係你簽某大台,一係簽間發唔到牌的電視台,不過有機會都會再拍劇,因為對我來說,這條路仍然很新很有趣。」

一紙婚書不重要

相信這些年來,兩人對婚期一事答到攰,例牌關心追問,蘇玉華說不會為一紙婚書搞場大龍鳳娛樂大家,她說:「要做啲咩先?係咪要book間酒店,搞好勁排場、請一班兄弟姊妹來玩?如果只係簽張紙,隨時都得啦,但簽咗又有何分別?對其他人來說有何Big deal?正如阿邊個同阿邊個結婚關我咩事?或者有一日會真係搞場大龍鳳,但生小朋友就真係無諗。」見女友答得如此瀟灑,潘燦良亦和應說:「一切已ready,但未有plan,只會依照那刻感覺去做。」兩個人對此等人生大事看得輕淡,結尾一刻談到夢想,潘燦良坦言從沒夢想這回事,人生只有目標去前進,再從過程中得到更多點子,蘇玉華反而若有所思地說:「以前我都無夢想,在外國What is your dream?看似好似口頭禪對答,但其實又似是給自己一個目標,讓人朝着目標進發,人大了,發覺自己原來都有夢想,我想做一個好演員,這不單是可以演齣好戲或是做好一個角色,而係可以憑某個角色啟發別人,感染別人,這看似簡單,其實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