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7日


Milk
20150507-MILK_web

誕生於戰後的作品,多帶有沈重味道。日本著名劇作家兼詩人三好十郎的《胎內》,為他於1947年戰後發表之作。當然少不了抹上慘痛的色彩,但蘇玉華、潘燦良及林沛濂(ANSON)三人異口同聲表示絕不只這麼簡單。

醜陋本性

ANSON十多年前在日本修讀戲劇時,有幸看過劇作:「那生死議題來得直接而赤祼,非常震撼。沒想到今天可與本地頂尖的演出組合和設計團隊合作,及邀請到熟悉三好十郎作品的田中麻衣子執導,把劇目搬演至香港舞台上。這次親身演繹又有另一番感悟。」阿蘇坦言在這個時代上演,必定能刺激觀眾反思:「它探討了人性不同的面貌——既說出情、慾及愛的關係,又道出身於絕處之時應如何與人共存,或應否展開殺戮?」故事講述商人花岡金吾因涉及貪污而被追捕,與情婦村子一同逃往深郊,在藏身的山洞中遇上同樣暗藏於此的垂死士兵佐山富夫。一場地震,三人被困於山洞中。在缺糧缺氧的環境下,「戰爭」似乎一觸即發!

三人角力

大家或會以為這是雪地逃生災難片的山洞版,那便大錯特錯了。潘燦良表示這並非單談生存慾念的關口,反有更多人與人之間的深層次探究:「我們三人就好像『困獸鬥』一樣。我飾演的花岡金吾是自以為很厲害、非常強勢的男人,當遇上經歷過戰爭、生命受到摧殘的男人,強與弱之間出現了衝突。而這名士兵對村子來說,是一個新衝擊,這觸發我呷醋,繼而產生同性之間的磨擦。」阿蘇續道:「七場戲不不只道出了一個故事,更描寫了個體的身體和感情狀態、山洞的溫度,甚至內裡的事物——燭光的強度及反射出的影子、水窪的形狀等。要花很多時間精力,才可閱讀明白當中所有符號意像,我們仍在努力發掘及了解。」



Booking.com

符號聯想

那劇名大概與山洞有關吧。「沒錯,我們為此有很多討論。我認為三好十郎為人樂觀,會憧憬美好未來。一件事情的完結,是另一件事情的開始。戰爭的結束,即是新生活的開始。」ANSON解讀道:「三好十郎為劇目定英文名的過程也有啟示。據其女兒道,本來解作形容地理環境的山洞,後來才慢慢演變為有生命氣息的胎內。」劇本有這麼多層次的閱讀,潘燦良認為這歸功於劇作家的過去:「作為城市人,閱讀後能理性知道戰爭很殘酷,災民很悲痛;但三好十郎親身經歷過戰爭,那個大時代。雖則這場戰爭由日本人發動,但任何個體面對戰爭都是受害者。正因如此,他的觸覺很敏感細膩,可以挖掘到個體切實面對的問題。」

殘酷地獄

阿蘇點頭:「我以村子的對白回應:『很多人說戰爭犧牲了很多人命,很殘酷,某程度這種說法是對的。不過,我認為更殘酷是那些經歷完戰爭而不得不生存下去的人。』,相信這是三好十郎的心聲。」這讓潘燦良憶起日本311海嘯:「記得有災民曾說過差不多的一句:『死了的人上了天堂,在生的卻留在地獄受苦!』我們這一代香港人沒有經歷過甚麼驚天動地的事件,故所孕育的作品未如那些滿載體會之作般震撼。」ANSON表示劇作家也說過單看文字並不行,要活在那個世界才可體會得到。《胎內》再生企劃先後舉行讀劇及講座,及後更會出版書籍,當然還有在舞台演出的重頭戲。他們特意挑選牛棚劇場,由屠房變為藝術村,正正呼應劇中的生命觀。



Book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