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5日


都市日報

黃秋生從影以來,演過不少黑道中人、殺人犯,加上他久不久的惹火言論,不知從何時開始,「惡人」就成了他的標籤之一。繼13年的《18樓C座》舞台劇,及去年的電視劇《梟雄》後,蘇玉華與秋生將於舞台劇《狂揪夫妻:二度勁揪版》中第三度合演夫妻。面對這位演藝的師兄,阿蘇坦言:「第一次合作真係驚㗎!」在另一旁正在拍照的秋生,原來一直「竪」高耳仔偷聽,更不甘示弱進行反擊,二人你一言我一語,就像對稿般火花,戲味十足。

去年的《狂揪夫妻》叫好又叫座,事隔短短四個月,再度公演,不過秋生的老婆卻由吳君如換了蘇玉華。已經三度飾演夫婦的二人,訪問當日默契十足,但談到首次印象,阿蘇直言:「第一次合作真係驚㗎!驚佢(秋生),又驚製作。製作當時唔係好對路,又唔熟悉佢。」此時,在老遠拍照的秋生「嗌」過來:「我惡?係咩?我真係要攞封信返嚟讀畀你聽,讚到我天上有地下冇,又話大開眼界⋯⋯」阿蘇即調皮地指:「大開眼界有好多嘅意思喺入面㗎嘛!」秋生不甘示弱謂:「唔係喎!你寫到好精準㗎喎!」阿蘇再次反駁:「好多弦外之音,可能嗰晚被鬼迷,唔知發生咩事去寫咗封信。」經過一輪唇槍舌劍後,才得悉原來二人所拗的信,是在首次合作《18樓C座》的舞台劇後,阿蘇寫給秋生的。「我係好唔吝嗇去讚美別人,同佢合作都係好榮幸嘅事,點都學到嘢。」阿蘇解畫。

阿蘇這次接君如棒,飾演這個學者的角色,在劇中短短的兩小時內,從大方斯文變成瘋狂,並非人人能演,難怪秋生指這次選角亦不容易,「又要有經驗,又要襯到,而且時間好短。」秋生說。的確,於演藝畢業的阿蘇,曾參演的舞台劇多不勝數,又是公認的演技派,加上之前亦曾合作過,絕對是不二之選。秋生指:「演戲唔係一啲好機械性或者死板嘅嘢,通過人同人之間嘅交流,對方有唔同嘅反應,自然我都有唔同嘅反應,附近嘅人都唔同,對劇本嘅理解會唔同晒。」這套由法籍女劇作家Yasmina Reza的原著“Le Dieu du carnage”,曾被翻譯成多種語言,亦在多國公演,09年阿蘇於紐約看過劇團的演出,當時她已經想過若然由自己去演這個角色,究竟會怎樣去處理,「呢個係演員嘅習性,其實早幾年都有導演搵我做呢套劇嘅同一個角色,但當時因為某啲原因而推咗,咁啱幾年後呢個機會又出現,我覺得要好好咁把握,唔應該要錯過呢個角色。」不難發現,秋生近年多了舞台演出,除了因為與甄詠蓓成立了「神戲劇場」,他更認為做舞台劇能洗滌演員的心靈,令自己更有進步,阿蘇認同之餘,亦認為舞台劇是自己Recharge的地方,所以一直以來都不時參與舞台劇演出。



Booking.com

劇中的秋生與阿蘇,與潘燦良及甄詠蓓飾演的另一對夫妻,因兒子的小紛爭而聚頭,最初想以文明的方法化解問題,但最後卻掀起一場場言語廝殺。除了演出上的火花,訪問當日二人不時你一言我一語,一時意見不合,一時充滿笑聲。談到與伴侶的糾紛,秋生先冷笑一聲,然後說:「個個人都唔同,個個都各師各法各廟各菩薩。收聲啦!同女人邊有得拗㗎⋯⋯」在旁的阿蘇未聽畢秋生的見解,已經嘴角上揚,繼而頭岳岳,「絕不認同」四隻大字已刻在額頭上,然後阿蘇突然插嘴:「我覺得可以傾㗎!」她續說:「當然要睇呢兩個人係咩嘅組合,唔傾係一個方法,但有時候覺得應該可以傾,若果兩個人係容許對話嘅存在,就算係拗到青筋暴現,或者最後都唔接受對方嘅觀點都好,都可以有一個討論嘅存在,因為人係應該唔同㗎,咁就要聽吓對方點講囉。」一直保持笑容的秋生,不置可否,沒有反駁或堅持自己的觀點,大抵「收聲」對於秋生來說,並非只對着太太,對着任何異性都會使出這招哩!

除了伴侶間的相處,面對現今的「怪獸家長」,阿蘇雖然身邊不多,但在日常生活中總遇見不少,「見到啲小朋友成5、6歲,但仲抱住唔畀佢哋落地,話地下污糟喎!有啲人陀住BB就話要報Playgroup,一生出嚟就要報幼稚園,我覺得好匪夷所思,你都唔去理解小朋友需要咩,點解你唔畀佢接觸多啲嘢,就算係碰釘都唔係壞事,佢應該有一套求生本能。」秋生點頭認同之餘,更直言這個現象好可怕,他說:「人類係通過錯誤去學習,我好懷疑依家啲父母知唔知。小朋友唔係鍾意嗰樣嘢都唔會繼續落去,嘥錢嘥時間,嗰樣嘢唔係一樣攞分數嘅東西,唔係一樣咁功利嘅嘢,學音樂唔係去攞分數或者係搵食技巧,咁學咩都得啦,考個車牌揸車都得啦,有咩所謂!」

話雖如此,但身為兩子之父的秋生,亦坦言有時作為父母,去保護或照顧兒女是天性,他舉例說:「噚日送個仔去機場,啲行李好重,我老婆就話:『你畀佢推啦,你嘅責任係拖住我。』咁我就拖住老婆啦,到中途上壆咁點上呀?唉⋯⋯等我嚟啦,上完壆之後我就推住架車,我老婆就話:『你又話唔推架車嘅?』其實咁小嘅事就見到,父母去Take Care仔女係好自然㗎,但父母要好意識到,經常去警醒自己,點樣去做一個父母,唔止小朋友要學習去做一個人。」我即時大膽問了秋生一句:「咁你學成點呀?」對這條突如其來的問題,阿蘇即哈哈大笑,而秋生就以四両撥千斤的語氣謂:「冇乜學成點,咁咪學吓囉!學吓又做吓,做吓又學吓咁囉!」然後他又喃喃地謂:「不嬲都覺得自己OK㗎喎 ,因為我有自己一套哲學理念,我覺得父親係一個背影嚟㗎喎,父親係唔應該睇到正面,唔應該成日喺屋企,如果我係一個小男人,每日買定餸煮飯,等你哋返嚟食,之後煩啲仔女,唔使幾耐雞飛狗走。父親就係需要嘅時候就會喺度,呢個係最重要。」